一文读懂|宋宇:保增长和控疫情矛盾缓解

  原标题:一文读懂|宋宇:保增长和控疫情矛盾缓解

一文读懂|宋宇:保增长和控疫情矛盾缓解

  高盛高华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宋宇。  

  黑天鹅频出的2020年,复杂的外部环境下,中国经济下半年走势如何?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经济政策?8月6日,由新京报贝壳财经主办的“中国经济新格局:乘风破浪”夏季峰会在线举行。在此次峰会上,高盛高华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宋宇表示,短期看我国经济的走势比较积极,下半年的增长能够保持在正常的增长水平, 6%、7%的增长在下半年是可以期待的。

  从经济政策的角度来讲,宋宇表示,应该像二季度化解防控疫情和保增长之间的矛盾那样,通过改革化解保增长和控杠杆之间的矛盾。

  3月、4月、5月三个月社融总额环比增速达17%,拉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升

  回顾上半年中国的经济走势,宋宇总结称,首先,中国经济在今年第一季度出现了非常大的下滑,下滑程度是1993年有季度数据以来从未有过的。经济领域普遍变弱的原因主要就是病毒,病毒给消费、固定资产投资等领域造成了负面影响。

  “政策在3月份开始变得非常积极、主动。”宋宇说。他表示,最明显的信号是能够看到社会融资总额的增速明显比正常的水平快很多。今年的3月、4月、5月三个月,社会融资总额的环比增速达到了17%,这个数据在最近几年一般为11%。由此帮助了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回升。经济政策对消费增长的回升也起到了一些积极作用。

  同时,宋宇表示,国内疫情在二季度基本控制住了,而中国以外的很多其他国家疫情却没有控制得很好,生产受限,医疗和居家工作设备需求旺盛,为中国的制造业带来了更多需求。所以,二季度三大需求全面恢复。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恢复得都很明显。

  “需要强调的是,不但二季度的经济表现比一季度好,二季度内每个月的同比增长数据也在逐月回升。5月份算是一个转折点,如果有月度GDP的话,同步增长应该在5月份转正了。到6月份,经济增长就已经向正常的增长水平接近了,接近6%。”宋宇表示。

  宋宇补充解释称,一定要注意,正常的增长速度不等于经济活动的水平正常了,这是两个不完全一样的概念。前者指经济以正常速度在扩张,后者指经济活动绝对量到了一个正常水平。

  “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是,二季度的经济增长,是在发生了第二波的疫情的情况下取得的。”宋宇表示。他分析称,这代表出现第二波疫情后,随着病毒的演变,疫病防控及治疗措施逐步完善,控疫情和保增长的矛盾有明显缓解。

  下半年6%、7%的经济增长可期 全年GDP增速或接近3%

  展望2020年下半年经济走势,宋宇表示,基本判断短期看经济的走势是比较积极的,下半年能够保持在正常的增长水平, 6%、7%的增长在下半年是可以期待的。

  宋宇表示,做出这个判断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假设。第一个假设,政策在“两会”以来是正常化了。6月、7月的政策不像3月、4月、5月那么宽松,但是还是比较宽松的。

  “政策的正常化,觉得总的来说是合适的。从社融的角度来讲,6月的社融环比增长已经恢复到比较正常的水平,相比疫情之前的水平,稍微高一点,但高得不是特别明显。经济增长恢复了,政策也逐渐恢复正常是合理的。投资主要受政策的影响比较大,假设最近的政策保持下去,投资应该可以继续保持一个比较健康的增速。”宋宇表示。

  第二个假设是在下半年疫情不出现更大反复。当然到了秋冬季节防控的压力会比夏天大,但是我们认为经过半年多的摸索政府已经找到一套较为有效的办法控制疫情。宋宇表示,只要国内的疫情控制得住,消费就会逐渐回升,特别是服务消费。

  宋宇的第三个假设是外需在二季度已经见底,在下半年会有一定的回升。其表示,虽然很多国家新增确诊人数仍在高位,甚至还在上升,但是外国的疫情控制得没有中国好本身不代表外国的经济跟二季度相比不能恢复。

  同时,宋宇认为出口在下半年还能挺得住。“挺得住的意思是,不应该对出口的预期太高。因为前一段时间我们(中国)出口了很多的医疗设备,这未必是永久性的需求,这部分出口增速在下半年估计会下降。但是随着国外经济基本面恢复,其他部分的出口增速会上升,现在的预期是,两者大体互相抵消,出口增速维持在现在的水平。”

  对于我国全年GDP增速,宋宇推测全年GDP增速接近3%。他提示,每个季度的权重是不一样的。我国的GDP,一季度权重相对来说比较小,四季度权重一般来说都比较大。因此,下半年如果有两个季度实现6%-7%,全年经济增长就有望接近于3%。“3%左右的增速比正常水平是明显低很多的,但是相对于其他国家是非常高的增速。”

  他同时推测,明年经济的增长速度将会很高,原因是因为今年一季度GDP增速极其低,那么到了明年一季度GDP将达到两位数的增长。

  通过改革化解保增长和控杠杆之间的矛盾

  对于后续经济政策,宋宇给出了三点建议。

  “从经济政策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应该像二季度化解防控疫情和保增长之间的矛盾那样,通过改革化解保增长和控杠杆之间的矛盾。”宋宇表示。

  他认为,整个社会对杠杆率、负债的水平非常关心,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更重要的是要辨别负债的性质。如果全国的负债都是用来做一些高质量的、有很好回报的项目,那么整体负债水平高一些,问题也不大。而反过来讲,如果做了无效的投资,那么即便杠杆率跟别的国家比起来不高,或者比自己过去的水平有所降低,其实也是非常值得担忧的。

  因此,宋宇认为,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应该把投资的项目重新再审核一遍,对投资回报率不高的项目严格限制,而一些投资回报率高的、短板的项目应该积极加大投入。不能因为对负债恐惧而不敢加大这些投资。这主要依靠两个方式:第一,市场化的手段要更多,投资回报率高的投资尽量通过市场机制来做,第二,市场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因为外部性的问题,一些广义投资回报率高的投资市场回报未必高,这些投资需要政府来做。政府投资应该尽量提高透明度,通过包括政府在内的多层的监督避免无效投资。

  宋宇提到的第二个建议是通过改革激发经济的活力。他表示:将土地、人等各种资源使用得更好,效率提高了,对负债的依赖就可以降低;在这方面已经看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比如从去年开始,政府正在推行事业单位的改革,明确了这些单位的性质,将其中很多企业推向了市场。

  宋宇的第三个建议是:长期产权实现明确保护。他分享了自己的经历,“今年从疫情开始,我一直在看关于医学、疫病方面的书,累计看了50多本,最大的感受就是,国内出版的很多书,包括著名医学出版社出版的教科书,都有能让我这样一个业余爱好者找出来的很多明显的错误。而外国的英文书,我几乎从来没有找出来错误,即使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的都是这样。我还在思考导致这个现象的原因。我觉得一个原因是我们现在整个社会风气急功近利,浮躁不安。这背后一个原因就是,有恒产者才能有恒心,为产权的所有者提供长期产权保障,大家才能安心把事做好。”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张姝欣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