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原标题:【征稿选登】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序 

  “我用温暖守护生命,让浪花留了痕。我用觉照守护健康,让转轮点了光……”这些唱在心里的话,你们可听得见否?

  2020年3月1日,星期日,晴。今天是困在家里的第34天。

  起身拉开厚重的窗帘,阳光在瞬间铺洒进房间,一室明媚灿烂。隔着冰冷的玻璃窗,我向外看去,是清澈如洗的蓝天,缀着几朵洁白飘渺的云彩,是绿意盎然的公园,和宽阔空荡的灰色街道。床头手机震动着发出声响,屏幕上弹出的滚动新闻,依旧是关于新冠疫情的最新消息。我浏览着那些报道通稿,新增疑似病例、确诊病例、死亡病例、治愈病例……

  似是一场大梦未醒。

  恍若昨日,我拖着行李箱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雀跃地期待着将至的年夜,迫不及待地畅想着与散在各地的久违了的亲人见面的生动场景,来个大大的拥抱,叽叽喳喳的话话家常。也盼着等到新年,约上三五好友,去看看小城的改变,也看看彼此,归来是否依旧是当初少年青涩模样。可谁知一场疫情突如其来,洪水猛兽般肆虐着,打碎了多少温情的期待,惊扰了多少美丽的清梦。

  因着这场飞来横祸,春节无数离家的游子好不容易归家,却来不及和魂牵梦绕的那些亲爱的人们多拥抱几秒,就要重新背上沉重的行囊,为了肩上那一份重担,为了心中那一份信仰,义无反顾地奔赴没有硝烟的生死战场。在这场战斗里,有多少人为了大爱而负重前行。他们是谁的子女、谁的父母、谁的爱人、谁的亲友……我们都不得而知。

  口罩遮住了他们大半容颜,故而印象最深的一直都是,眼镜后透着坚毅光芒的黝黑眼眸。他们是这场战役中的最美逆行者,是以血肉之躯筑起的抗疫第一道防线。他们是医护人员,大多亦是风华正茂、年华正好的青年。

  疫情爆发的这一月来,关注着新闻动态,我看到太多令人扼腕叹息的离去。有不幸染病的普通人,有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有坐镇一线指挥的政府官员。这些离别都来得太突然,甚至没办法和他们所爱的人,好好道一声:“珍重,再见。”

  不禁想,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那该多好!明天那些年轻的生命,就能轮回而归!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我将如何度过今天?石青如老师作的歌,现在听来格外令人感慨。“岁月在你我呼吸间流浪,当终点抵达,那些想望休息了吗?身心在日落日出间耗转,当无常宣判,你的心回家了吗?”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我想,我会铭记那些离别。

  我会记住那些,曾挥手作别的每一个瞬间。在分离之前,要和那些爱着的人紧紧相拥,时时相望。我要努力记住他们每个人的身形容颜,要把想说的话都好好说完,把所有承诺都一一兑现,把每一秒钟都好好珍惜。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可惜没有这个“如果”。当我们为逝去的英雄唱诵起祝歌,当我们手捧白烛将希望点亮,当我们活在今天展望明天,当我们还拥有今天。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更珍惜今天。那些身着白衣的英雄,那些不知姓名的勇者,他们甚至等不及摘下口罩露出笑颜,等不及看河山共挽、春晖复期。怀着盼暖春来的生之向往奔波奋斗,又带着山河无恙、人间皆安的愿去。看着那些悼念的文章,那些黑白照片上年轻的面容,试问谁能不动容泪流。

  且愿世人珍惜自己的每一天。

  我坐在家中的书桌前,对着电脑敲下这一行行字。窗外依旧是暖阳高悬,天空一片清澈明朗。我能听到公园里偶尔传来的清脆鸟鸣,能看到藏在葱葱绿叶中尚且含苞的花蕊。我还能看到存于这世界的点滴美好,可有的人却永远都看不到了。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你将如何度过今天?”

  我无处得知。但我是能够清清楚楚地明白的。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我或许会有个新的开始,会遇见更轻盈的自己,但正是因为我仍在此生,在今时今刻鲜活地存在着,才能够拥有足以成为星辰的重量。

  今天是困在家里的第34天,可这鲜活的34天是别人的鲜活生命换来的,心中可有点愧疚。

  我们都是星辰,是点缀黑夜的一抹明亮,是破开黑暗的希望。所以,我们更要好好地珍惜今天,让自己拥有鲜活的价值。才能不愧于那些为了大爱的英雄的牺牲。我们或许没有精湛的医术,但我们都各有各的能力,拥有独一无二的,能呼唤春来的力量。要相信凛冬终将过去,我们会盼到春来,武大花开。

  “那一天,值得等待;那一眼,满载星海。”让我们,一起加油。

  而为了怀念,不知在何处而行的你,我写下这首诗:

  自你离开/一去经年//留人在寺庙修行/晨起早课/诵经敲钟/一日继一日的参佛//为你转一世的佛塔/换你下一世的福光/愿你前路风平/愿你来生顺遂

  ——许我谨以此诗为敬,我想,这便是我今日能尽的力量。

  作者:郑淑琦   指导老师:潘安    编辑:何睿 

  本文系“以写作之名——新京报·新声代第二届中学生写作创造营”投稿摘登。投稿请发至xjbpl2009@sina.com邮箱。更多活动信息请关注本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