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加油

  原标题:【征稿选登】加油

  怎么可能不怕呢。

  时代的一个喷嚏,对很多家庭和个人来说就是一场暴风雨。

  一例一例的报道,一片一片的红区,齐刷刷的蓝色口罩,网络上层层叠叠的消息——没有一个新闻App不提到疫情。

  尽管父母的冷静,让我得到一些宽慰,毕竟他们是经历过非典的人。可是我不懂啊……这样阴沉沉的气氛,灰蒙蒙的天空,怎么可能不怕呢。

  得知疫情的严重当天,我与父母正在前往舟山过年。六个小时的自驾车程,与两个小时的轮船,与往常没有丝毫不同。

  我依然悠闲的在车上吃着零食,看着下载好的综艺,脚翘到了前排的椅背上,零食的碎屑撒了车上一地。听着前排电台播出了自喜欢的音乐,摇头晃脑着。

  “待会到休息区,咱能不下车就不下车昂,休息区人流量大。”“嗯,还有从各省来的人,上车前一定要洗手…哎,你知道吗,病毒有的时候其实不是飞沫传播,很多都是手接触到了,然后擦嘴什么的…所以勤洗手和戴口罩一样重要。”

  “嗯嗯知道啦…”我漫不经心的听着,拿起手机刷着社交软件,手指的速度和目光划过的速度刚刚好,停在了一个帖子里的一张照片。

  看起来是一款游戏。在车上呆久了闲的发慌的我饶有兴趣,点开了这个帖子。

  “这次是来真的了?”“预言家么这是?”“困难版的贼难,可是放到现实中,恐怕连简单难度的都不如。”

  和疫情有关的游戏?我了解到,这款游戏叫瘟疫公司。游戏中的“我”开发了一种病毒,投放在一个地点,靠着不断升级传染效率与致死率,感染全世界人,并致死。

  “刺激。”不一会儿就下载好了。

  接着我就玩了起来:把病毒投放在某个地方,并且不断升级传染途径,飞沫传播。不一会儿屏幕上的相关区域便慢慢红了起来,不是一片一片的红,而是星星点点的小红点不断冒出来,密密麻麻,看得很不自在…不由自主的头皮发麻。

  随着飞机的航线与轮船的运行,别的地方也开始遭殃。

  心里突然咯噔一下,突然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似的,心跳的很快。

   “已摧毁地区:××”

   “已摧毁城市:××,××,××…”

   “恭喜你,病毒席卷各地”

  我…成功了?

  第一次玩就成功了,特别是对我这种游戏白痴来说,好像的确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可我却害怕了起来,仿佛这一切不是游戏……

  预言家?现在瘟疫的情况,这种结果不是不可能,一层层的恐惧渐渐得笼罩,越来越快的心跳…一切都在提醒着我——有些东西不能戏谑化。

  抱着这种心情,后来的路程我都忐忑不安。回到了老家,家长激动的和邻居打着招呼,我随意迎合了两句,跑进了房间。

  “诶,你到浙江啦?小心一点啊喂,浙江好几例呢!”

  “哎…江苏还是白的,我真的蛮好奇为啥我家长要这个时候把我带过来……”

  “你别看现在江苏是白的,就现在这传染速度,明天绝对变红…眼看着自己的地区在地图上慢慢变红,真的很难受……”

  就这样,每天早上起来先看地图,哪个地区新增几例。后来,看哪个地区治愈几例,然后,看到了解药研发团队,一批批的医护人员赶往武汉,医院十天建造,全国人民督促,物资紧急,四面八方的支援…我除了捐款,只能默默地在心里喊:

  “加油。”

  最后的最后,我们所有人啊,都拼命的在为同一个目标努力。

  这天下哪有什么英雄,只不过是无数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力量,硬扛着,支撑着,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因为我们的身后是祖国。

  后来啊,这只大公鸡啊,一片一片的白回来。就说嘛,中国的红,绝对不是这种红。

  虽然疫情还没有结束,但因为我们,它终将过去,晦暗终将被光明照亮。

  作者:刘心诺(南京汉开书院学生) 编辑:何睿